坐拥1.2亿粉丝被奥巴马妻子圈粉,不跟乔丹拼冠军的詹皇,想把天赋带到政坛?


在勒布朗-詹姆斯34岁那天,ESPN放送了早就录制好的新一集《不止一个运动员》,勒布朗在节目中宣称:“在骑士夺得总冠军,让我成为了史上最伟大球员。”

他这句话引来无数媒体转载,虽然算不上齐声附和,但基本上,美国主流舆论肯定了他“坐二望一”的地位。毕竟,ESPN早就认为勒布朗的综合影响力其实已经不亚于乔丹了。

这些年,勒布朗阵营放出的叙事方向,强调的也是勒布朗在场下的商业影响力和社会贡献:他创办了一家公立学校,一家媒体公司,一家影视公司,有无数成功的投资,甚至还是利物浦的小老板。

这些成就对于一位出身社会底层的黑人来说实在太过励志,某种程度上,很多人也希望他能坐稳GOAT的位置,成为新时代的体育榜样。

在这样的舆论背景下,只要他也能像乔丹一样,把NBA的商业增长继续往上推,那GOAT可能真就要易主了(在这方面完成超越并不是容易的事:在乔丹没夺冠的时候,联盟40%的商品销售就已经被公牛占据;而他还迫使耐克看待自己的眼光从“商品”变成了“合伙人”)。

但在多灾多难的2020年已经过去了大半的今天,距离勒布朗的36岁生日已经不远,再回溯他那句超越乔丹的豪言会突然发现,或许,这个时代最出色的篮球运动员终其一生可能也无法完成这个目标了。

正如乔丹的伟大有相当一部分是时代造就的,勒布朗的伟大可能会有相当一部分被如今这个时代消解。

* * * *

这两年,NBA收视率下滑的问题逐渐被摆上了台面。

萧华在接受各种采访时经常需要对这个尴尬的现实做出回应,而他自然准备好了合理的说辞,比如在2019年季后赛期间,他感慨勒布朗转会湖人,给整个东部收视率带来的巨大打击。“全国50%的电视受众都在东海岸。”他说。

当时,联盟最能带动收视率的球队是勇士和湖人,但他们在西海岸打比赛的时候,大部分美国都已经沉睡。萧华的解释有一定道理。

但当今年NBA成功于奥兰多迪士尼世界复赛之后,比赛收视率也并没有像预料那样激增,反而比3月之前还要低迷。

有人说是因为夏季收视率本来就不如春季;有人说是因为赛程过于密集打散了受众流量;还有人说是因为NBA掺合抗议活动引来了一些受众的反感。

但不管是太平洋时区因素,还是季节、疫情、抗议、政治等等因素,其实都流于表面,没办法解释一个更严峻的现实——相较于2011-12赛季(同样因停摆缩水),NBA如今在ABC电视台(其首席合作转播商)的平均收视率已经下滑了45%之多。

在2011-12赛季,ABC的全国直播比赛平均受众数为542万;而现在,这个数字是295万,当年ABC收视最低的比赛还要低(那场比赛是在赛季末下午1点进行的雷霆对公牛的比赛,罗斯休战)。

八年时间,NBA在全国直播黄金场损失了近一半观众。巧合的是,那是勒布朗夺得第一个总冠军的时候,也是他连续八年带队总决赛的开端(具体来讲是第二年)。

这八年中,收视下滑被NBA其他方面的增长所掩盖,尤其是NBA与ABC电视台在2014年签下了9年价值240亿美元的新转播协议,成为联盟最重要的营收渠道,也极大推动了商业价值的飙升,让球员工资水涨船高。

而就在上赛季,NBA才收获了有史以来最高的整体上座率,大部分主场球馆都可以做到满负荷运载,门票收入极为可观;就算收视率下降了,萧华还可以强调比赛和球星在社交媒体上的热度,这照样是极具商业价值的资源。

相较于不断因脑震荡、球员反抗、家庭暴力、裁判执法等问题陷入争议的NFL总裁罗杰-古德尔,以及总因联赛商业模式和无法触及年轻受众群体而遭受质疑的MLB总裁罗伯-曼弗雷德,曾在乔丹1998年退役后负责过NBA联赛运营(当时数据自然没法看)的萧华还算幸运。

但没想到,一条推特、一场疫情和两起枪击事件,就将NBA的隐患全部放大,以至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社交网络上洋洋得意地单方面炫耀自己对NBA的胜利,称他们这一“政治机构”,现在已经不受美国人民欢迎了。

收视率和认同度下滑,再加上疫情带来的经济衰退,让NBA面临自乔丹时代以来就再也没见过的商业困境,而这会给萧华以及勒布朗的个人履历带来多大影响,就看他们能否帮NBA从低迷中走出来了。

* * * *

勒布朗转会湖人已被公认是商业大于篮球的决定,而在洛杉矶的两年,他成了NBA实际意义上的发言人,在Twitter和Instagram上的粉丝之和接近1.2亿。

当莫雷事件让正在中国准备季前赛的湖人和篮网充满困惑和焦虑,也是勒布朗站出来稳定军心,让球员有了主心骨,拒绝了萧华提出的要球员发声支持莫雷言论自由的要求,安稳打完了比赛。

即便勒布朗的表态成了递给美国保守派政客攻击他和NBA的刀子,但他也的确因此得到了很多球员的钦佩和信任。

但过去几年对政治的频繁参与,让勒布朗如今越来越多被置于“怎么看都是输”的处境中。对从来不愿意跟队友公开闹翻、有“消极攻击大师”之称的他来说,这想必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

最好的例子,就是此前雄鹿突然抵制季后赛之后造成的混乱,勒布朗不支持雄鹿的抗议,再次让他成为被攻击的对象,哪怕勒布朗在球员会议上提出“有计划抗议”的要求并非没有道理。

但NBA现在的情况是,哪怕勒布朗喊的并不是真正激进的口号,但他在社交媒体上的悲愤姿态,已经让(大多数从未投过票的)球员在黑人平权问题上激进化了。他们之中有谁会被轻轻推一把,已经不是勒布朗能够控制的了。

曾在ESPN出名的体育评论人杰森-惠特洛克就质问道:“勒布朗现在可以替所有黑人讲话吗?一个年薪6万美元的警察真的是美国的问题?真正的问题是这个体制、这些司法系统和监狱工业综合体的缔造者,是那些勒布朗拼命想让你们投票选举的政客。”

如今的勒布朗,在为自己累积政治声望的同时,也(带着整个NBA一起)一次次成为政客的靶子。

在球场上,因为疫情,NBA下赛季可能也很难让观众进场,这对于一些依赖门票收入的小球市球队来说将是雪上加霜的打击。

而已经被很多网友公认为智者的大卫-韦斯特最近也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那就是数据分析的盛行,让如今NBA在比赛风格上已经“反乔丹”了。

韦斯特表示,数据分析这个东西本身不坏,“球队完全可以把它当作工具库的一件趁手工具来使用。但要建起房子,它绝不可能是地基。“他也认为像火箭管理层那样的哲学,是不可能夺冠的。

“整个数据分析的风潮都是反乔丹的。”他说,“当我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就知道这玩意根本是垃圾了。本质上,数据分析反对背打,特别是中距离背打。本质上,就是反对乔丹曾经擅长的一切。所以,这种篮球哲学我是无法认同的,因为如果你的球队只信数据分析那一套,那你根本没法解释乔丹、科比以及小卡这些人的球场成就。”

他自己在勇士效力过,他也说:“勇士的成功蒙蔽了很多人,让他们以为这是一支靠数据分析的球队,但事实完全相反,他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哲学是选择最好的出手机会,不管是什么形式。”

勒布朗基本用自己的统治期见证了这种转变,在他向上攀登的过程中,乔丹科比的打法也曾让他受益匪浅,但没想到等他走到联盟之巅,他们看家本领已经不被鼓励了。而他也见证了认为篮球就该像乔丹科比那么打、视负荷管理(其实已经得到科学研究的支撑)为不职业的受众的流失。

或许NBA对勒布朗来说只是一个走上更大舞台的跳板。他已经被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赞为理想的择偶对象,NBA历史上确实从来没有任何一个球星能获得主流党派如此大力的追捧和支持,但这就足以让他成为GOAT了吗?

总有一天——而且那一天越来越近——勒布朗会离开这片球场。都说乱世出英雄,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他政治资本和地位愈发稳固的时候,他的篮球传奇却可能被打上真正的问号了。

作者:kewell

(责任编辑:马必乐_NS4800)